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汉京 > 论西方与中华文化价值观比较的客观标准

论西方与中华文化价值观比较的客观标准

                     2013年1月31日完稿

有些读者在读完《矿业天下》之后,对该书所作的东西方文化之间的比较感到有些不解渴,认为作者有些意犹未尽,在申明东西方思维方式各有侧重之后,似乎对东西方价值观念的差异有意避而不谈,令文章收尾显得过于突然。这个意见十分中肯。

《矿业天下》主要论述“从一个行业(矿业)看天下”这个角度,作者担心对文化差异的延伸探讨会过于偏离该角度。后来自我检讨,如果略微展开或能起到强化从行业看人文这部分的力度。为此特撰写本文,对儒学的价值观体系略作阐述,并将其与西方价值观体系做一个简略比较,作为对该书相关领域的一个补充,以飨读者。

笔者认为,从抽象高度介绍中国哲学的时候,讲得最清晰、最能够为现代人所接受的就是冯友兰先生对“中国哲学精神”的总结。“入世与出世是对立的,正如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也是对立的。中国哲学的任务,就是把这些反命题统一成一个合命题。这并不是说,这些反命题都被取消了。它们还在那里,但是已经被统一起来,成为一个合命题的整体。如何统一起来?这是中国哲学所求解决的问题。求解决这个问题,是中国哲学的精神[1]

冯先生这几句话很容易看懂,但是在社会实践中要体现这种“中国哲学的精神”,却绝非一蹴而就的事情。比如,如何把社会主义经济学与资本主义经济学统一起来?如何把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统一起来?如何把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统一起来?这些对立的“反命题”(两个对立面)如何能够形成一个“合命题”(一个统一体)?一旦形成了一个“合命题”,求解的过程就清晰了,虽然不能立即对“合命题”的各个方面形成具体的答案,但是由于轮廓清晰了,答案应该不远了。

晚学在《矿业天下》一书中提出,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就是价值矛盾,价值矛盾有两个对立面,一个是使用价值,另一个是交换价值,社会主义经济学强调使用价值,资本主义经济学强调交换价值,现代世界经济发展的趋势是使用价值市场化和交换价值社会化。这个“价值论”把长期以来处于对立的社会主义经济学和资本主义经济学在价值矛盾这个维度中统一起来。中国分阶段改革计划经济管理体系,在引入市场经济的时候根据实践需要改革计划经济体系并保留其有效管理机制就是在摸索建立新型的市场经济体系。“价值矛盾”这个“合命题”的提出对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型发展理论具有特殊贡献,从经济发展理论的角度界定了中国崛起的历史意义。

晚学在《矿业天下》一书中提出,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基于希腊哲学,然而,中华文化的哲学体系与希腊哲学体系完全不同,这两种哲学体系构成一对“反命题”,应该形成了一个“合命题”,如果这个“合命题”清晰了,未来全球政治理论的发展方向也就清晰了。

《矿业天下》将这种哲学差异归纳到思维方式这个统一体中,从而高度概括了这对哲学矛盾,并通过历史分析展现了逻辑思维和形象思维这两种思维方式形成的历史背景,以及思维方式侧重的不同导致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的各种差异。今后只有掌握了这个“合命题”规律的人才能称为“全球化人才”。哲学是政治的灵魂,由于在“思维方式”这个维度把两种哲学观统一起来,中西政治思维差异的根源也就清晰了,世界政治理论的研究才能步入正轨。为此晚学提出,中国政治思想界以积极心态融入世界政治思想界,是纠正世界政治思想界偏重逻辑思维的重要和谐力量。这个“合命题”从政治思维角度界定了中华崛起的历史意义

《矿业天下》所提出的上述两个“合命题”都是具有客观标准的,而不是停留在超验概念上。本文的主题词是客观标准,而不是抽象概念,这是本文与传统哲学之间的最大差别。随着文章的展开,读者将会对这个问题有更清晰的理解。

本文希望补充的是,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应该统一在哪个基本维度中进行观察,也就是如何为这两个“反命题”建立“合命题”?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了,今后世界文明的总体发展方向也就清晰了,中华文化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也就清晰了,也就能够从文化角度界定中华崛起的历史意义。

如果在经济、政治、文化三个层次都建立起正确的、客观的“合命题”,那么崭新的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理论也就呼之欲出了。由于中华文化融入西方文化比较晚,融入规模大,冲突与矛盾多且深刻,特别是由于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具有特殊角度和视野(本文将对此进行简述),建立这种崭新的发展理论就成为当代中华学子的历史使命,正像唐德刚先生几十年前的预言,“九合诸侯,一匡天下,舍我其谁!”唐先生的“一”应该是经济、政治、文化发展的新理论,一种符合世界整体发展规律的新理论。

中西方价值观之间的比较不仅从社会发展的宏观角度具有重要意义,在个人发展的微观角度也具有重要意义。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一位到了“而立”之年的人不知道自己应该“立”在何处,就是不知道如何融入其周边人群,这就要先认清自己个体价值观的标准,搞清楚了自己的目标,就可以正确地建立与群体的关系。在全球化时代,一位到了“不惑”之年的人如果对中西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差异一无所知,就一定是一位“困惑”的人。哲学不是概念及术语的堆积,哲学是人生“自立”之学,人生“解惑”之学,人生“知天命”之学。

(待续,本文将从维度、方向、方法、归宿四个角度阐明两种文化比较的客观标准)



[1]参见冯友兰《中国哲学简史》。 



推荐 18